《六爻》REPO

2017-03-14 记录

「六爻」
「六爻」

又是P大的一篇心水之作。

在看之前,我是抱着各种补文荒的消遣态度。

拜读之后,过程中各种挠心抓肺,顿觉之前看的小白文(对比之下真是这样了)爽文伪升级流都是渣渣。

P大的文,一如既往的气势恢宏,处处透着浑然天成,起初对这样的文风是虽崇敬但不爱的,可看着看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故事戳到心窝子了。

最近看的好多重生穿书修真类,几乎都是清一色的黑化攻(貌似墨香铜臭哒哒的渣反也没例外,不过是又黑又少女罢了= =),套路极其相似,看得我整个人都快麻木了,突然被P大的故事一涤荡,简直颇有种洗髓的感觉。P大总是以故事引人入胜,淡淡感情牵人心神,笔下人物三观极正,也都是清水,但这样的文风笔蕴写出来的正剧,总感觉强行插入的肉戏会成为老鼠屎一样的存在。

很喜欢扶摇派众人之间的情谊,这五个人,虽然历经磨难,数次聚散离分,还闹出这么大的破事来,他们之间的情却始终没有散过。小潜和大师兄在心魔谷中听山音那段,是我至今读过最淡然又最温情的段落,让人很向往他们的那个扶摇山。而后来程潜追问韩渊,在扶瑶山脚下布阵,是否就是为了一听山音,看得我差点要落泪。

然全文印象最深刻的一段,还是水坑化妖骨、引来天劫雷时,那一声惶恐的“师兄”。

最戳心窝的一段,是——

“微弱得……像是涛浪滔天中小小蚊蚁的一声虫鸣。

也不知她叫得是哪一个师兄,但该听见的人无一例外都听见了。”

有了这句,哪怕最后结局是终生无法在扶摇山重聚,也不枉此刻的同门同心。

特别喜欢严争鸣,这大概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所阅之文里最“不成器”的一个攻。说来也逗,看文案介绍是“事儿精攻”和“尖酸刻薄受”,却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两个人物。对于这些角色来说,攻受这种称呼划分,听着实在别扭。不同于其他一干量产的黑化攻霸道攻金手指主角攻等,不同于高贵冷艳实闷骚的人设,严争鸣从头到脚透着真实和温热的感觉。

小时候,他是一个懒癌末期的事儿精纨绔,虽有悟性,却居然顿悟了都因为不想吃苦懒得练剑,浮躁得不行,温雅给他的评价都是“心志不坚、妇人之仁的货色”。如果可以,严少爷绝对会一辈子当个懒懒散散的纨绔,在扶摇山上种花逗鸟,然而天命无常,他偏偏成了扶摇派的首徒,成了扶摇派第四十八代掌门,偏偏要扛下压的人踹不过气的苦楚。

严争鸣是什么样的货色?练符咒都能磨蹭到半夜,十六七岁了练剑被磨出水泡还痛得直呼,刚接下掌门印就想撂挑子回家的人,可百年后,却成了当世少有剑神域剑修,扶摇派众人嘴上不尊心底却仍是将他当做主心骨,从前嫌痛不肯练剑到如今为了程潜强提修为闯锁仙台,受万千元神反噬之痛。这世上哪有什么金手指,程潜看他,知他只是更能比别人承受伤害,可正是这样,更让人忍不住心疼他爱他,想为他斩除障碍,让他安安心心的做回那个每日能在山上种花逗鸟的闲散掌门。

我是个看文受不得玻璃渣的德性,P大这篇虽然已经算是很不虐了,可还是看的我愁绪万千,只恨不得他们能更圆满一点才好。

不过最后还是释然了,既然尘埃落定,就不要再想什么如果这般,悔不当初。

最后,摘两句文里很喜欢的话——

——“我扶摇派自古走得是人道,这狗屁老天与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——“千头万绪,不必言明,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。”